2011年10月7日 星期五

《島上》

 

1930年創刊的《島上》,是「島上社」同人繼《鐵馬》後,第二份在香港出版的文藝雜誌。侶倫認為當時島上社同人都有一種「不可理解的呆勁」:「事情既然開了頭,總是要繼續搞下去才舒服。」雖然1929年創刊的《鐵馬》因為經費問題,出版了一期後停刊,但島上社同人還是繼續努力籌措印刷費,希望能延續這文藝事業。1930年4月,他們出版了另一份在形式上和《鐵馬》相近的新文藝雜誌——《島上》。編者認為「香港,在外表看來,是一個富有詩意的所在」,但「倘若你踏進去細細考察一下,你將發現你自己的幻滅,甚至「你會感到窒息」和「缺少了什麼」。因此,編者認為他們出版雜誌,「不過盡了自己一點棉力來做一件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他們「沒有多大的希望」,只願盡了「自己微弱的力量,使這島上的人知道自己所缺少的是什麼而已。」由於這次是由島上社自費出版,雜誌可以用「島上社」名義刊行,雜誌名稱也就叫作《島上》。

《島上》合共出版了兩期,由林君選任社長,岑卓雲(平可)任編輯。第一期即刊登了侶倫的小說 “Piano Day”、哀淪的小說〈心痕〉、謝晨光的散文〈去國之前〉和張吻冰的翻譯小說〈親愛的人兒〉等等。第二期的內容同樣以小說、散文和翻譯着作為主,作者包括侶倫、張吻冰、哀淪、子迂等。另外,《島上》是香港早期現代文學刊物,其封面設計及插圖,皆以西方新藝術(Art Nouveau)為造型基礎。出版期方面,編者在第一期《島上》的〈編後〉裏提到:「倘若一切無阻礙時,我們兩個月後再見。」然而第二期的《島上》曾因為經費問題一度無法付印,後來獲得香港武體育會高層人員林君選支持,並把第二期的稿件帶到上海印刷,到寄回香港時,已是1931年的秋季,第二期的《島上》在創刊號出版一年多後才接續出版。後來,由於時代和人事不斷變遷,島上社同人最終四散,《島上》也就此停刊。

馬吉按:香港文學研究中心所藏的這冊《島上》,二OO七年九月曾在孔網發售,索價人民幣一千元。扉頁還有題辭:「送給 沈寧老兄 侶倫」。沈寧即夏衍,他還曾用過筆名黃子布、丁謙平等。

(香港文學通訊第九十八期二O一一年十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