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金庸、梁羽生

也說金庸和梁羽生
夏智定

金庸和梁羽生,都是我們《大公報》的同仁,金庸(查良鏞),在一九四八年入香港《大公報》翻譯課,梁羽生(陳文統),在一九四九年進入香港《大公報》副刊課。作為前輩,我們後來的報社同事們都很尊敬他們。金庸的杭州口音頗重,因古文根底深湛,為文流暢明麗。他調入《大公報》另一家分報《新晚報》副刊課做編輯後不久,即與同一辦公室且同一桌的梁羽生合撰武俠小說了。不久,一發而不可收,兩人都成了香港武俠小說界的「梁大俠」和「金大俠」而名馳港九了。

金庸年青時風度翩然,五十年代中期,他曾拚命追求過當時的影界名花夏夢,據說苦戀不成,後來兩人約聚長談後,金庸便結束了對夏夢的追求。作為香港作家聯會會員,我也常常在作聯的聚宴上見到金庸。金庸向來就是一個性情中人,記得前總理趙紫陽病逝後,金庸在香港電視臺上公開放聲大哭,並淌著熱淚說「趙紫陽是個好人呀!」一個近八旬老人而如此真情流露,洵為難得。

梁羽生一向低調,但在報社內聲譽很大,上下敬慕。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時為二零零三年年初,他自悉尼返港順便一探報社同仁,握手時,我們都叫他「陳公」。梁羽生的對聯造詣很深,精通平仄律仗,為同事們嘆服。

如今,梁羽生已仙逝,金庸也垂垂老矣,但二人在香港武俠小說領域的發展史上,功不可沒。當然,魯迅曾說過,武俠小說在文學史上的地位並不高,但在五十年代英殖民統治下的香港,卻起到了具某種文化認同的愛國主義作用。


一九九七年一月,筆者在香港回歸詩詞大獎領獎台前與金庸合影。


金庸曾追求過的夏夢(右起第三位),右起第二位為大公報社長費彝民,右起第一位為林黛,左起第一位為費彝民夫人。(馬吉按:據網友提供資料,右一該為韋偉。)


六十年代中期一相:左起第二位為梁羽生,第三位為名作家葉靈鳳之長女葉中敏、第四位為大公報總編輯李俠文。

夏智新浪博客二O一一年二月十日)

自金庸的兩張五十年代軼照談起
夏智定

筆者撰寫的《文海掬貝錄》第二十二章中,曾述金庸和梁羽生在港創作武俠小說的起始等。日前,又在篋藏中忽然翻出了兩張金庸在五十年代初所攝之相,這是很珍貴的二張軼照,估計金庸本人也已淡忘當時情景了。

五十年代初,在香港大公報翻譯課任翻譯的金庸,也參加了報社內部人員組織的籃球隊。大公報的籃球隊,驍勇善戰,在舊中國的籃球界中叱吒風雲,甚至令當時目中無人的美國駐華海軍籃球隊也為之慘敗,頓令中國人揚眉吐氣,此事,曾轟動了一九四七年的整個上海灘。

香港大公報籃球隊,也同樣名震遐邇,在港為扛鼎之隊。金庸因身材高瘦且靈活,故與副刊課的主任陳凡同為隊中主力人物,兩人穿插遊移場中,每發必中而贏得掌聲陣陣。

圖一所見第二排左第二位即金庸。金庸左邊即陳凡。前排右二為名記者潘際烱。後排右二為梁厚甫,後移居美國並成了著名的國際時事評論撰寫人。

另一張則是金庸與報社副刊課、翻譯課諸同事合影。第二排左起第二位即金庸。據說因金庸之父在肅反中被錯誤定性為惡霸地主,後被海寧地方政府執行槍決,故而不久金庸即離開了大公報而自立門戶另闢《明報》去矣。當然,這是後話了。


圖一、香港大公報籃球隊人員合影。後排左二即金庸。金庸左邊即陳凡。前排右二為名記者潘際烱。後排右二為梁厚甫。


圖二、第二排左起第二位即金庸。

夏智新浪博客二O一一年三月四日)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