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重印本雜碎之二

盜版還是重印
許定銘


以前和內地的愛書人或藏書家交流時,他們習慣把香港一九五O及六O年代出版的三十年代名家作品,一律稱為「盜版書」。當年我未深入了解,只覺得「盜版」這詞雖用得嚴厲,但,這也是事實,並無異議。後來向當年的行內人了解過後,才知道那是「一竹竿打一船人」的說法。原來當年的上海、新月、中流、建文、藝美……等大出版社所出的書,都是取得原出版社的授權重印,決非胡亂「盜版」的。

自一九五O年代南洋各地排華,禁中國大陸出版物入境後,內地的出版社便由代理收集各類書的「紙型」運到香港,由本地代理把「紙型」租給各出版社重印。據說這些書都會按銷量付出版稅或租金,至於是否全部如此,或者有人「渾水摸魚」,就不是事隔五十年後的我們所能知道的了。

如今大家見到的《貓與短簡》(香港建文書局,一九六二),就是用原一九三七年開明書店版的「紙型」重印的。開明版的文學書有統一的叢書式封面,而建文版的《貓與短簡》,則重新設計封面,構圖清雅以外,還在版權頁內印明是一九六二年的五月版,製作認真,較開明版還要漂亮。這本一三一頁的散文集分《短簡》、《貓及其他》和《社會相》三輯,收二十一篇小品,是靳以(一九O九至一九五九)的第一本書。


盜版書也成珍本
許定鉻


歐陽天凡十五萬字《謊謬的愛情》,是寫「謊言+荒謬」的愛情長篇。故事說情竇初開的十六歲少女李凱靈,在戰時的桂林愛上了大她十多歲的飛機師韋鎮遠。戰後他們在香港結婚後,才知道丈夫是個風流成性,胡天胡帝到處留情的酒鬼。李凱靈深閨寂寞,被愛情騙子孟倫乘虛而入,終於在受騙後又遭遺棄……。這樣的愛情故事,在一九六O及七O年代的言情小說中比比皆是,但在歐陽天(一九一八至一九九五)那代人的觀念裡,卻是「謊言+荒謬」的組合,成為典型的小說題材。

我手邊上下兩冊的《謊謬的愛情》,沒有標準的版權頁,只註明作者是歐陽天,澳門一帆書局發行,定價一元六角,連出版日期及印刷廠都不具。憑多年進舊書的經驗,估計這是套一九六O年代的翻版書,不印出版社,又假設由澳門的書局代理,好讓原作者無法追究而賺他一筆盆滿砵滿的。

這種無良翻印商的手段為他們完成了發財事業,卻為我們這些後來的研究者帶來了諸多不便:如果要研究歐陽天,不知道這本書是何時寫的,就無法跟他同期的作品比較,是個大缺失。不過,話得說回來,歐陽天寫小說的年代距今已超過半世紀,縱使他曾出版過多本小說,但坊間卻似鳳毛麟角,難得一見。就算是盜版書,如今也變成珍本了!

「偽書」
許定鉻


我這裡所說的「偽書」,指的是一些非正確的書。

比如我曾在本欄內寫過一九五O年代,由南洋圖書公司出版施濟美的《後窗》就是。事實上施濟美從來沒寫過《後窗》一書,那本書只是用了施濟美的《莫愁巷》,胡亂改個書名來蒙騙讀者,達到其廣銷目的。這種「偽書」還算盜印者有良心,如果他隨意選一批書,胡亂冠上施濟美的名字,「粉絲」受害更大。

如今大家見到的這本,由香港三達出版公司印行,署名林淑華女士著的《婚變記》,就是作者和內文都胡亂組合的超級「偽書」。林淑華是一九四O年代的上海作家,她和丈夫徐惠民衝破封建社會的樊籠結合,後來卻年青守寡……。她把自己坎坷的遭遇寫成小說《生死戀》,發表在《伉儷》月刊上一舉成名,「洛陽紙貴」銷了多版。一九五O及六O年代的香港也翻印過多次,我少年時代讀之亦甚感動,在坊間還買到林淑華的《情意綿綿》和《春花秋月》,後來從一九八三年浙江文藝重印的《生死戀》中知道,林淑華其實只寫過《生死戀》,這些都是「偽書」。

手邊這本不具出版日期,估計是一九六O年代出版約《婚變記》,由兩本書合成,厚達三百四十多頁,隨意一翻,即知道是蘇青的《結婚十年》,其實蘇青的名氣遠遠在林淑華之上,銷量亦應有保障,翻印書商的動態有時真莫名其妙!

 

附錄:

更多港版重印書的漂亮封面(許定銘提供)



更多林淑華《生死戀》的書影(來自網上,謹此默謝。)



更多林淑華「偽書」的書影(來自網上,謹此默謝。)

 

更多林淑華「偽書」的書影(書友Ken Ng提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