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工商日報》‧豹翁

《太平洋上的風雲》
許定銘


《太平洋上的風雲》(香港工商日報,1935)是以日本侵略中國,引起太平洋戰爭作背景的十七萬字長篇抗日幻想愛情故事。寫軍人夏青霜團長加入義勇軍在九一八後留在東北抗敵,而他的愛人馬碧珠則到另一戰線抗日。作者幻想的抗日戰事由一九三一年展開,到一九四O年初完結,一對戀人在戰時失散多年,最後終於團聚,留在太平洋一燈塔內渡過餘生……。

創作《太平洋上的風雲》的侯曜(1903~1942)是廣東番禺人,他畢業於南京國立東南大學,曾加入文學研究會,寫過《復活的玫瑰》、《山河淚》、《棄婦》等劇本;後入上海長城公司任編劇,是中國電影界第一代導演。侯曜不單在文化界工作,還加入東北義勇軍抗日,至一九三四年轉到香港生活,從事電影工作,得《工商晚報》總編輯黎工佽之邀,一九三五年在副刊《晚香》上連載《太平洋上的風雲》大受歡迎,隨即在是年八月出版單行本,並邀胡秩五、李建豐、農稼琴、黎工佽及劉大同寫序,嘯天封面設計,此書出版超過七十年,難得!

一九四二年侯曜受邵逸夫之邀到新加坡拍片,被日軍視為抗日分子捕殺,英年早逝,見不到日本投降及世界和平。他一生以寫劇本及電影為主,小說除《太平洋上的風雲》外,還寫過《沙漠之花》、《理想未婚妻》及論著《影戲劇本作法》。

平可的《山長水遠》
許定銘

 


一九二O年代末,活躍於香港文壇的侶倫、望雲、平可等人組成了「島上社」,以創作、出版新文學作品為己任。侶倫一直堅持純文學創作,以《窮巷》在香港文學史上留下傑作,望雲則以《黑俠》爭取了大量讀者,只有平可較少人提及。

生於香港的平可原名岑卓雲(1912~?),他只寫過《山長水遠》、《錦繡年華》和《滿城風雨》三部小說。《錦繡年華》是一九四O年起連載於《天光報》,以香港女學生生活為題材的小說,連載了一年多,因香港淪陷,未寫完。《滿城風雨》則是一九四三年開始連載於重慶《大公晚報》的,因抗戰結束,也未寫完;只有一九三九年起,連載於香港《工商日報》的《山長水遠》,在一九四一年列為「工商日報叢書」,出了一套三冊的單行本。《山長水遠》以進出口貿易公司老板關弓為核心人物,寫他縱橫商場的故事,反映社會現實,連載期間極受歡迎,不少讀者還寫信到報館去,詢問故事人物影射的是誰。

平可不是職業文人,他讀的是土木工程,任職的是工程公司,工作與文藝全無關係,寫作完全是個人的業外興趣,晚年所寫的回憶錄亦以《誤闖文壇憶述》(見《香港文學》一九八五年一至七期)為題,可見他自認為「文壇外人」,但他的《山長水遠》卻為香港早年的新文壇帶來了激盪,為文學史留下了足印。

《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
許定銘


老香港當不會忘記一九七四年跑馬地之紙盒藏屍案。其實,用紙盒、木箱之類藏屍,早已有先例,如今大家見到的《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香港工商日報,一九三六)即是。

一九二六年前後,雲南軍閥楊希閔駐軍廣州,軍紀甚差,常有軍人夥流氓搶掠姦殺之事。那年冬天,警察在北郊一新墳掘出置於箱內,被步槍刺刀殺死的女屍。本書作者豹翁,與偵緝課長吳國英熟稔,有機會見到女屍,竟是熟人美女許道珍。便與吳國英深入調查,終於偵破是案,知道是滇軍團長婁大鴻劫色不遂,以軍刀插入受害者私處且奪其家產的罪行。無奈婁大鴻手執軍權,無法拘捕歸案,只好把案件假借為已故師長殺妾不了了之。

後豹翁到香港執筆謀生,成著名文人,於是把許道珍的身世及其被謀財害命之事發表於工商晚報,慨嘆許道珍雖年青貌美,且家財不薄,最後竟為人謀害,實在不幸。此稿凡五萬多字,連載完畢即出版單行本,甚為暢銷。

香港之紙盒藏屍案兇手歐陽炳强於犯案後不久即被捕,受害人沉寃得雪;兇手被監禁二十多年,在二OO二年獲釋再世做人。但,空箱藏屍的許道珍案,雖被偵破,執法者卻無可奈何,是法治與人治的不同,哀哉!幸得豹翁將此事揭之報章,讓世人知道事件的始末真相,想來許道珍應可安心投胎去也!

「豹翁」蘇守潔
許定銘


「豹翁」原名蘇偉明,號守潔,廣東南海人,執筆為文辛辣且不畏强權,自覺似「豹子頭」,且年事已高,故署筆名「豹翁」。豹翁一九三O年代初在香港的小報《探海燈》及《工商晚報》寫政論及淺易文言小說,風格與當時文人大異而受歡迎。

當年《工商日報》的副總編輯胡秩五,在《黃鶴樓感舊記》(香港工商日報,一九三六)的《發刊趣旨》中說,豹翁是一九三一年春開始在《工商》寫小說的,第一部作品為《嗚呼戀愛》。而這部七萬多字的《黃鶴樓感舊記》,據說是豹翁的初戀史。正因為戀人采蘩之逝,豹翁才會哀慟偏激,終日自困醉鄉。

至豹翁之生卒年,《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自叙中,有「十六歲輟讀書,接世二十年」之語;《黃鶴樓感舊記》末頁有「今予年將四十」,而此兩文均寫於辛未(一九三一)推斷,豹翁約生於一八九四年,而卒於一九三五年。因以上所述兩書,均為他失踪後一年所出。豹翁一九三五年人間蒸發,一說因他得罪廣州高官,被誘北上綑綁巨石而沉於白鵝潭;一說他收了廣州公安局長何犖酬金一千二百元為他「捉刀」,卻不肯交稿,最後被誘捕入獄,殺於獄中。及何犖失勢後,由同獄的番禺民團長伍慶期指示獄中埋屍處掘出屍首。生前友好在追悼會上,以水滸回目為聯輓之曰「赤發鬼醉臥靈官殿;豹子頭誤入白虎堂」了其一生。

再寫「豹翁」
許定銘


日前以小說《黃鶴樓感舊記》及《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寫豹翁,因資料不足未能深入,引以為憾。後來記起多年前曾買過一本專談豹翁的書,不知放在哪裡。於是往我藏書的「醉書室」,翻尋了整個下午,原書已不知去向,只尋得這本由三水人李健兒編的影印本《文豹一瞡》。

李健兒是一九二O及三O年代廣州以文言文創作的名作家,曾主編《新國華報》文藝副刊,並為各大報章撰稿,與豹翁相識達二十年之老友。他寫稿時自署「黑翁」,「黑旋風」與「豹子頭」曾合寫《豹黑特刊》專欄,甚受歡迎。

豹翁失踪後,李健兒確信他已遭不測,一九三九年在香港編寫並出版了這本《文豹一瞡》。豹翁的文言小說受社會大眾歡迎,不過,李健兒認為那些只是「詼奇綺艷,出於游戲,不足表見其實學」。於是,他便收集了豹翁的遺文,以「述學」及「文存」兩輯刊行,傳之於世。

《文豹一瞡》書前有《蘇君守潔事略》,書後有《豹翁軼事》,均為李健兒所撰,詳盡記錄豹翁生平軼事,知他生於一八九四年八月十五日,而失踪於一九三五年七月九日。為人聰敏,懂武功,好行俠仗義,經常腰懷短槍,外號「蘇左輪」。文武全才的奇人,結果是死不見屍。哀哉!

臉書回應

許定銘先生的幾篇書話,談到侯曜與平可。

Shu Kei(舒琪):侯曜的《太平洋上的風雲》最近被尋回拷貝,同時出土的還有他的一兩部作品。但成績差強人意(我已經說得客氣)。不曉得他的寫作成就會否比導演事業高一點?

平可的《山長水遠》曾被珠璣改編成電影,改動頗大,但成績不錯。白燕、張瑛都有一反形象的演出。

Matt Lee:早幾日找資料慶幸看到這個,許生應該合用!

〈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1932年2月12日,前面還有一回三十一,但暫時缺掉較早期數的報紙了…


還有1932年6月10日黃鶴樓感舊記第一回:


Linda Pun:請問岑卓雲同岑梯雲有沒有關係?

Matt Lee:岑卓雲在1912年在香港出生,讀英文書院,長大,三十年代到過廣州經商,淪陷時在昆明,晚年移民美國……暫時從生平看不出二人的聯繫。

Matt Lee:原來你係指第二位「梯雲」,這個就不知道,等高人指點 XD

附錄:

豹翁之死
黃仲鳴


■這是豹翁的新聞小說。挖掘內幕,甚為可觀。作者提供圖片

楊國雄的《香港戰前報業》,有記一九三五年《工商晚報》總編輯黎工佽遭槍擊喪命事件,看後深覺楊國雄所握資料之豐富和翔實。我對楊國雄說: 「黎工佽和蘇守潔都是當年小報《探海燈》的辣筆,你既寫了黎工佽,對蘇守潔之人間蒸發,快找資料寫出來吧,以『一新』我們的耳目。」

蘇守潔之死,楊國雄大作還沒出籠;蘇守潔之身世,楊國雄亦未「拼」出一幅圖畫來。這或者,蘇之失案,還待新資料出土吧。蘇守潔筆名為豹翁,成書有《黃鶴樓感舊記》、《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文豹管窺》等,報上文章,多已散佚了。

《探海燈》為關楚璞主理,黎工佽和蘇守潔都是該小報的健筆,專揭廣州官場黑幕,批評時局,月旦執政人物,毫不留情,得罪當道,自是難免。李家園的《香港報業雜談》,記述了兩個傳聞,指粵當局曾囑蘇守潔「勸告」黎工佽「筆下留情」,可是蘇守潔並無「斡旋」,反而日日掏腰包請黎工佽飲茶食飯。黎工佽仍握鐵筆,大張撻伐,終罹殺身之禍。

後來經辦此事的人一查,蘇守潔並無遵「諾言」,於是誘之赴穗,邀宴於白鵝潭菜艇,乘飲飽食醉之後,以石縛其身,沉之潭底。另說廣州治安當局偵破空軍太太怒殺妾侍一案,聘請蘇守潔據之撰小說,稿費先付。蘇守潔卻久不交稿,惹怒政要,終使人殺之於荒山石井中。那位政要,據云是廣州公安局長何犖。此人「壓制新聞自由」,不滿香港小報的揭醜,遂禁制入境,被《探海燈》封為「殺人王」。

正如楊國雄所云,報人因政治而受襲擊的往往都是無頭公案,捉到下手兇徒,亦查不出元兇。蓋刺殺令之出也,多一層一層的下達,下手者根本不知主謀是誰。黎工佽一案是如此,蘇守潔因屍骨無存,更是尋不出真兇和刺殺動機。

近因四尋蘇守潔的生平資料,被我發掘了他一些資料出來。早年,蘇守潔曾任南方軍閥龍濟光的秘書,後來在台山一中擔任國文老師,有學生李雲揚如此描述:

「……其中一個位國文老師對我一生影響較大。他姓蘇(蘇守潔),原是老秀才(或舉人)……寫得一手好字,是個崇拜桐城派古文的舊文人,頗有舊時名士風采。他會打猴拳,喝醉酒就發酒瘋。一次因不如意,他竟在校長辦公室前大罵,甚至打碎了玻璃門。」
蘇守潔的性格和「風采」,李雲揚寫得惟妙惟肖。其後蘇守潔入了廣州報界,主理《新國華報》的「黑豹副刊」,所謂「豹」,就是豹翁。自此豹翁之名遂響。來港成了《探海燈》的台柱,並在《工商日報》、《工商晚報》握筆為文。在這時,認識了黃飛鴻徒弟林世榮的弟子朱愚齋,授之以文,一介武夫的朱愚齋,也就拿起筆來,寫了《粵派大師黃飛鴻別傳》、《少林英烈傳》等書來。

豹翁之死,料成千古懸案。

文匯報二O一四年七月十五日)


1 則留言:

  1. 臉書回應已補進正文裏。謝謝Matt提供的剪報。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