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崑南談《香港青年周報》

香港青年周報:天蠍座


「香港青年周報」在1.11 應運而生。時維1967年11月1日。星斯三。 所以,逢星期三出版。當天,在報紙賣部分廣告的剪報以及新聞報導。(見附圖)「中國學生周報」好開放,值得一讚,明知競爭對手,都肯接納我們的廣告。

可惜的是,創刊號手上沒有留存。在這方面,在這專頁上,繼續出現不少這樣類似的「可惜」。沒有人相信,創辦人在,書報卻不存,但事實正是這樣。

何解?太多複雜的原因,說之不盡。

《香港青年周報》網頁二O一六年五月廿五日)

logo與題字

附圖是七一年八月廿五日的一期《香港青年周報》,封面與封底。四十九年前(還差六個月就半世紀了)創刊的周報,究竟題字出於何人之手呢?


過程是這樣,出版前到處找人,不果。向當時《東方日報》老總的周石先生求救,我知道他寫得一手好字。他答允了,但他另請高明,不透露名字,說是報館中的一位編輯。但到今我仍相信,根本就是他的手筆。無從求證了,周石先生已作古多年。

至於那個英文logo,超初是沒有的。讀者Eva Chan 投來這個設計,把英文Hong Kong Teens Weekly 排列成四方美術圖案。我一看就十分喜歡,於是採用了。圖中,有一對眼睛,一雙耳朵,創意十足也。

《香港青年周報》網頁二O一六年五月廿五日)

臉書回應

Linda Pun:崑南創辦的香港青年周報,那報頭是誰寫的?很有興趣追查,崑南說是「向當時《東方日報》老總的周石先生求救,我知道他寫得一手好字。他答允了,但他另請高明,不透露名字,說是報館中的一位編輯。但到今我仍相信,根本就是他的手筆。」

但東方日報在1969年才創刊,1967年周石還在天下日報當編輯,我於是請教了周石當年的天下日報同事余文熾,他說周石手字不是這樣的,有可能是另外三位編輯:賴本能、羅治平或韓中旋。崑南說,周石常提及羅治平,有可能就係羅治平,於是我託朋友在茶聚中問問韓中旋,但韓中旋說不是他寫,也不像羅治平的筆跡!!漏了問像不像賴本能的筆跡,要等一個月才可再問。此時,竟然在網上找到賴本能的墨寶,原來賴本能不但係資深報人,還是鬼故大師,筆名余無語,八十年代的香港周刊刊載了不少他的鬼故作品,九十年代初,勤十緣出版社把他的鬼故輯錄成書,每本書的序言都是他用毛筆寫的一首古詩或詞,賴本能對粵曲研究和書法都很有心得,現剪輯他部份墨寶跟那個報頭給大家對比一下,筆跡是否相似?周石,羅治平,賴本能皆作古,無從請教……


Linda Pun:賴本能其中一篇詞代序


Linda Pun:瓜棚豆架又逢君,調寄浣溪沙。

何一明:現在看起來字樣又有些相近。

Linda Pun:人不在,確係好難求證,崑南見過周石的字,也是有點像!!!!

崑南:香港青年周報的招牌字,出自何人之手,成了懸案,真好。這正是周報的命運:今夕是何年,不似在人間。

Linda Pun:你有無周石的墨寶,影張相來分享下。

崑南:無呀,有就一早給大家分享。

Linda Pun:可惜

Linda Pun臉書二O一六年六月十四日)

六十年代香港的青年刊物

在臉書的一個「六十年代」專頁上,有一段是提及「香港青年周報」以及當年其他的年青刊物。最初期,我和岑南羚,盧因搞的,不久他移民加拿大,沒有這位超級寫手坐陣,只得請人。再過一些日子,連岑南羚也移民了。

當時請了海滴和樂士,當時,樂士還身兼電臺工作,他的野心大,不安於周報,離職了。後來輾轉與Chris Tong 合辦了「年青人周報」,與我的周報對抗。再遲一些,樂士又與Chris 鬧得不快,於是自己另起爐灶,搞新的刊物。最後之最後,還是落腳於電臺做DJ。

至於海滴也離職了,過了一些時間,她又回來,建議合搞一份「年輕人周報」,那段日子,周報太多了,市場開始承擔不了。於是,「年周」很快便關門。其實,自己打自己,不智之舉也。


《香港青年周報》網頁二O一六年五月廿六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