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悼易牧









聞易牧(I944?-2020)逝,黯然,少年朋友又少一人,羈魂說早一日還收到他的短訊,走得何其匆匆,唉!

易牧,原名易其焯,又名易德傳,早年在慈幼中學就讀,與蘆葦,卡門三人組激流社,以創作現代詩為主。一九六三年,我在《星島》發表詩作〈三月裏的記憶〉,易牧認為是佳作,聯絡我,說想邀請幾位當時寫得比較好的文友合組新社。於是我聯絡了羈魂和白勺,他邀請了龍人(陳玲玲),再加上激流兩友,七人組成了藍馬現代文學社,出版了合集《戮象》和《藍馬季》三期。易牧是藍馬的發起人,没有他,就不會有藍馬現代文學社。

易牧寫詩較我早, 讀中學時已愛艾青和台灣諸人詩作,某次他寫了首自覺滿意的創作,寄給台灣某著名詩人教授請教,教授沒給他覆信,未幾卻發表了一首與他底創作極接近的詩,易牧氣得七竅生煙,卻也無可奈何,人家是馳名全球的詩人教授哩!

激流三子在中學畢業後,受社會大洪流洗禮先後停止創作。卡門(姓李,忘其名)在八十年代辭世,蘆葦(勞志偉)是教師,任教於吉澳,教務忙,亦不再創作,好像九十年代亦息勞歸主。易牧是激流的主將,多年浮沉人海,工作極不稳定,終於擱筆,將希望寄託唯一的女兒身上。

悼念易牧翻舊照,找到一張附於〈川龍假期──人生長河的雪泥鴻爪之二〉(見《許定銘文集》)中的舊照,五個人排排坐在長椅上,左起,許定銘,我四弟許定基,蘆葦,卡門,易牧,後面四人如今均辭世,就只剩下我了,唉!

又發現易牧手稿兩頁,同一首詩寫了兩次,內容相同,不過,其中一首用了少見的筆名易枷洛。

許定銘臉書2020年4月1日)



悼易牧兄

激流藍馬憶當年
結社談詩樂並肩
有桌弈棋君捨棄
無根漂木浪翻纏
四旬闊別猶傾蓋
七秩同登偶共筵
歷盡劫波惟女在
天倫未聚德能傳
──2020.04.01
(下平一先韻)

附記:易牧兄原名易德傳,又名易其焯。余嘗笑謔為「弈棋桌」。今屋邨棋桌猶在,惟兄倏忽離去,悵然!

胡國賢臉書2020年4月1日)


左一易牧


《送別》是一首美國民謠,詞是李叔同(弘一法師)所填,他是豐子愷老師。

路雅:藍馬店外──致易牧

錯誤不在江南
在恆變中的銅鑼灣
差不多是三十年前的事
那人想用音樂串起詩
但沒多久
文字卻踐踏在一個銅板的腳下

雨落的時候
你就在簷前讀自己的寂寞
和冰冷的感覺
在浪漫與現實之間
最終還是選擇了放逐
沉思的那刻
沒有人看見你背光的悲傷

二十年後
闖盪江湖回來的人
在密室內展示他背上的刀疤
並將生命劃上長長的深痛
在回憶裡告訴你
隔著一條馬路
隔著一個世界
他派遣那個曾經同睡的女子
來到你的面前
用陌生的眼神
買了一本你的散文集

每一個段落
回憶時都有痛割的感覺
很多散失的印象
像一幅幅未及修補的舊照
擺放在博物館內任人
覽閱隨意的冷漠
和突發的熱熾
然後用慢鏡緩緩推出
一片遙遠無涯的荒涼
瞪著一個個夢醒的破滅
誰還依舊驚嘆?
誰又依依不捨?
城市經過多次變臉以後
再也沒有人可以找到認知的地方

關於時間
在流逝間已經不再重要

後記:三十年前於銅鑼灣開設藍馬音樂書屋,時有文友聚集留連。某日重遇故友,憶述當年。恰巧拙作剛出版,故友有感彼此途殊,遂囑其同居女友前來買書細閱,足證他仍未忘藍馬文社之情誼……

***

易牧走了!

無聲無息地。世情原來就是這樣,觀音在遠遠的山上,罌粟在罌粟的田裡。他是一名漢子,也有溫柔的一面。

我沒有理由會記得五十年前往音樂書屋買書的女人,亦未曾與五十年後的易女欣儀會晤,只是在電話裏一路道來,告訴她:她父親是個好人,曾囑我別行差踏錯⋯⋯

我不是甚麼俠客,只是一個讀通了幾個字的俗品,正如我習慣遊走於城市的山川,卻不屬於江湖。我對欣儀說,我有很多行外行內的知已,他們才是我心裏的俠客!

易女讀通了,對我說她會快快樂樂地活下去,加埋爸爸媽媽的一份。

春節去了台北度假,黃昏時林煥彰自茶室給我送別,從車廂內見暮色漸濃,他的身影仍不肯離去⋯⋯

回來後疫情就演烈了,知道易牧離去。

我哭了!

2020年4月3日

2020年3月30日 星期一

悼梅創基


家父梅創基,於2020年3月23日在廣州家中病逝。

家父長居於中國,熱愛鄉土山川,以此為主要材料,融入其作品。他為藝術創作,奉獻了一生之餘,並熱衷美術教育,傳承創作心得。

願家父作品繼續讓對藝術感興趣之士,感受他對鄉土之熱愛,及欣賞他獨有的藝術風格。更願他的精神永垂於世。

出殯日期:廣州殯儀館,3月29日
時間下午3:00

訃告人
長子梅豐生
長女梅展之

梅創基臉書專頁2020年3月26日)


梅創基遺孀 區燕玲女士致悼詞

梅創基臉書專頁2020年3月29日)

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黎漢傑:厚實的磚石──淺談許定銘《從書影看香港文學》


從上世紀開始,研究、撰寫、記錄香港文學史的有心人,代不乏人。不過,至今還沒有一部令大多數人滿意的香港文學史出現。許定銘是本地著名的藏書家、書話家,自然也希望他歷年經眼的書刊史料,能夠讓更多人知道,對本地文學的研究、保存,作出貢獻。因此,許先生終於在去年底出版這部以書話形式寫就的另類香港文學史,爲本地文學的研究,增添一塊厚實的磚石。全書分成四輯,按時序收錄文章,談論「一九五O年以前」、「一九五O年代」、「一九六O年代」和「一九七O年以後」的香港書刊,平均一文配圖三至四幅。雖然每篇文字篇幅不長,但實質資料龐大,研究者只要善加利用,就能從中發掘香港文學不少新的研究課題。

從本書談論的本地早期報刊可以知道,由於不少在港的文藝機構,主事者大多都是南來文人,尤其活躍於省港澳地區。因此例如本書提及的「受匡出版部」(頁十二)就分成香港與廣州兩個機構,各自出版刊物。另外如本書提到的中華全國文藝協會粵港分會(頁七十),曾在粵港兩地出版刊物。而它們在香港出版的《文藝叢刊》第一輯中,文章〈港粵文協在廣州的遭遇〉記述「文協」一九四六年在廣州被打壓的事實,由此道出在香港出版的因由。刊物的撰稿者例如胡仲持、陳殘雲、樓棲、黃藥眠、胡明樹等都是當時中港兩地往來頻繁的著名作家。而廣義的「香港文學」,還需要對這些作家在香港發表的作品作更多的爬梳整理,而本書可以說提供了豐富的書單。

閲讀書話集,其中一個最大得益,就是可以知道更多長期被遺忘、被忽略的作家。從書話家提供的孤本、文獻來源的資料,後來者要重新整理個別作家的作品,自然方便得多。例如本書提及本地早期文社「島上社」較少人注意的作家平可,想知道更多有關他的個人生平,本書作者已經列出相關的文獻來源:(《誤闖文壇憶述》(見《香港文學》一九八五年一至七期)),自然省卻研究者的翻查功夫。至於如本書提及的梓人、盧因,則是年輕一代讀者、研究者較忽略的作家。梓人是本地五、六十年代的著名小說家,從本書的資料,可知他除了寫嚴肅文學,更寫如三毫子小說的通俗文學。(頁四二六)他的名作:〈長廊的短調〉,幾乎每一本六十年代香港小說選都有收錄,如今已成為六十年代香港短篇小說的代表作之一。研究者如有興趣整理他的作品,加以研究,不妨參考本書,翻查《中學生》、《文藝季》、《文壇》、《文藝沙龍》、《好望角》等文藝刊物,加上他生前出版的單行本作品集:《沉落的情箋》、《離情》和《四個夏天》三種,自然能窺探他的小說藝術。至於盧因,在本書提及的次數達三十一次之多,證明是作者心目中,盧因是本地一位非常值得重視的優秀作家。則是本地文壇的多面手,早年除了撰寫小說之外,更有不少散文、新詩,文評,散落各大報刊。如果研究香港的現代主義文學,更是不能不提盧因。當年他在劉以鬯主編的《香港時報》文學副刊《淺水灣》翻譯及介紹西方現代文學的詩作與小說。不過,盧因用過的筆名太多,後來者不一定知道原來「馬婁」、「朱喜樓」、「林紹貞」、「洛保羅」、「張學玄」、「陳寧實」都是他的分身,甚至「盧因」這個名字,也不過是真名「盧昭靈」的常用假面而已。值得注意的是,一九六八年臺灣十月出版社出版的出版的《現代小說論》,二十五篇文章,竟然有十四篇都是他譯寫的。可見,盧因是值得香港文學研究者爲他另闢一專章研究的。

另一個本地文學特色,是六十至七十年代,香港文藝青年的合集、學生自組文社的油印刊物,曾經大大推動香港文學的發展。例如本書提到的《向日葵》(頁三四〇),就是當時一眾年輕文人的合集,計有潘兆賢、盧柏棠、滄海、林蔭、陳其滔、玉笛子、鐵輝、吳天寶、新潮、羅匯靈、蘆荻、古樸、諸兆培、子匡等。其中比較著名的如林蔭、盧柏棠、蘆荻後來都有繼續文藝創作,有專著出版。至於如陳其滔這些比較少人知悉的作家,本書亦有介紹他的少作《二十五歲的憂鬱》(頁三三八),對本地文學創作歷史可謂有補白之功。至於本書其中一篇文章〈「油印」文集〉(頁四〇六),則明確提到六十年代相關文藝青年出版的主要方式:

當時青少年們出版的社刊中,有「鉛印」的和「油印」的兩種。一般是有財力的,到印刷廠付錢「鉛印」出版;財力弱的,則是自己落手落腳「油印」。
「油印」的工具是白紙、蠟板、蠟紙、針筆、軟膠掃和油墨。過程是:把蠟紙擺放在那塊有極幼細橫直坑紋的金屬蠟板上,然後用針筆在蠟紙上一筆一劃的寫字或繪圖。文章寫好了,把蠟紙壓在白紙上,把少量油墨傾倒到蠟紙上,用軟膠掃抹一遍,油墨便會滲透過筆劃,落到白紙上。這是人手操作一張張的印,最後把印好的單張,用釘書機裝釘成冊。

而這些截至目前爲止,甚少人留意到的油印刊物,正是極需要有心人保存的珍貴文獻。

當然,本書除了以上豐富的資料讓研究者選材研究之外,作者更留下一些待解的謎團,讓讀者探索。例如書中談及的「力克」(頁二〇四),出版過《馬票與美鈔》,許先生坦言:「從選材及寫作手法看,力克絕對不是新手。」那麽,「力克」究竟是誰?會不會是一位有待發掘的前輩作家,抑或是一位著名作家的另一個少時筆名?諸如此類,則有待後來者繼續努力追蹤。

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

乞靈


Ming Yan Cheng:乞靈,真名吳呂南,港大畢業,香港早年文青,詩人,香港第三屆青年文學獎籌委會主席。他八十年代移居英國,十年寒窗苦讀取得SOAS(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學位(博士論文題目是《詩人戴天》)穿袍戴帽之日筆者適在倫敦往賀,轉眼又是十年,近日重讀乞靈兩本詩集,如見故人。呂南寓居英倫時刻記卦香港的民主運動,經常在大洋彼岸發聲呼應,到今天還未氣餒。

Cheng Kai Ming:第三屆青年文學獎當年再版重印竟全部售罄,真異數也😲😲

Cheng Kai Ming:第三屆不少得獎者均成就不凡,如胡燕青、袁立勲、潘金英等,還有吳伽樂(即馬評人卡樂斯)👍👍


馬龍:去年我們訪倫敦和他吃飯談天。

何良懋:阿呂真君子也,相識於大學微時,斯時社運風雲急,上街多過上課,不論遊行集會遞信或召開論壇,總遇呂君,最是難忘那悲天憫人過後的笑靨,以及緊握雙手的無言。不乞求世道諒解,寄望於精靈點破之金石,垂四十年有餘,雖遙隔重洋,倒未忘情於江湖裏,反芻於詩意想念中,無時或已。

Ming Yan Cheng:2018年9月我在明報專欄追憶呂南:

英國的一位 香港「戇男」

倫敦有這樣的一位「戇居」男人:他連續七十多天,一個人,每天晚上佇立在Bedford Square 香港(政府)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門外,沈默抗議香港DQ幾位非建制議員。他知道抗議行動起不了作用,但他還是要做,要讓西方社會知道香港立法會出了什麼事。二十多年來,他在英國為香港為中國的民主議題奔走,從不缺席,很多時只是one man band ,但「千山我獨行」,無悔。
有人說他是英國的長毛,可他沒有長毛的那麼激動,他是光頭佬,說話陰聲細氣,從不講粗口。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七十年代香港大學畢業,是港大文社的中堅份子,搞過香港青年文學獎,有份籌備尖沙嘴香港文化中心的開幕。他是貼地的詩人,乞靈是他的詩人名字,真名吳呂南。

吳呂南九十年代之初到英國,本想浪遊一兩年便回來,豈料一留就是將近三十年。他在倫敦伊士靈頓華人中心兼職,因為長期服務老人而獲英女王頒授MBE勳章。他十年寒窗苦讀拿了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學位,畢業論文是The Life and Poetry of Tai Tian (戴天其人其詩),詩人論詩人,恰如其分。他最近返港與昔日的港大同學和文友聚舊,他說香港青年文學獎還有幾年便是五十大壽,已叫文學獎首屆主席洪清田和一眾老文青開始籌備「香港文化革命運動」,替香港文化來一次大盤點。倘若成事,盛況可期。

Ming Yan Cheng臉書2020年3月13日)

《老總書房》臉書專頁2020年3月13日)

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悼君比


圖為君比與靈宇,1992年8月23日李華川攝於君比家。(馬吉提供圖片)

(馬吉按:君比2020年2月23日去世,終年55歲。)

余日:作家君比離世 最後系列仍關注「夜青」問題


今天中午,香港作家君比的facebook 專頁上出現了一則消息:「我們親愛的君比,勇敢抗病多時,無奈因病情惡化,她已經於2020年2月23日晚上平平安安的離開我們。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愛戴與支持。」


香港作家君比的facebook 專頁上發出她離世的消息。

兒童及青少年小說作家君比(原名:馮忻忻)筆下著名作品包括《當Miss愛上阿Sir》、《四個10A的少年》、《總有一天我們會飛》、《叛逆歲月》及《叛逆青春》系列等等。而君比這個筆名取自她撰寫的第一部小說《君比》,並以此作奪得第16屆青年文學獎優異獎,種下了她寫作之路的種子。

在她逾30年的寫作生涯中,前後個人著作逾70本,所獲的好書獎及作家獎更超過40個,在2006年她就榮獲香港《中學生好書龍虎榜》的最受歡迎作家。


兒童及青少年小說作家君比(圖片來源/君比書迷會)

君比筆下的作品不少都是鼓勵青少年的讀物,例如:《四個10A的少年》就是撰寫4名就讀普通學校的少年人,有的來自綜援家庭;有的來自單親家庭;有的曾誤入歧途;有的曾被虐打,可是他們憑堅定的意志和決心,積極面對生活中的種種挫折,最終取得好成績。

直至她生前最後的系列作品《夜青天使系列》,君比選擇描寫青春期的年輕人心態和情感上的轉變,關注「夜青」問題,系列內容更涉及家暴或亂倫的問題,故事不少都是真人真事改編,一定程度反映社會現實,君比曾說:「我不是故意寫一些吸引人的題材,而是我真的遇上這些事件的當事人。」因為作品推出後,不少讀者都主動聯絡她訴說自己類似的故事,才令君比堅持繼續寫這個系列。君比深信書本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思想,甚至一些抉擇。

《文化者》2020年2月24日)

香港作家君比癌症病逝 曾寫《四個10A的少年》


君比因病情惡化昨日病逝。資料圖片。

本港作家君比因癌症病情惡化,於昨晚病逝。

君比原名馮忻忻,原籍廣東南海,畢業於德蘭中學,1984年赴美留學,在美國俄勒崗大學就讀藝術系。她在大學期間創作了小說《君比》,並以此作品贏得第16屆青年文學獎優異獎。

君比回港後任職中學教師多年,於1989年開始撰寫「Miss絮語」專欄。君比共有70多本個人著作,曾榮獲香港《中學生好書龍虎榜》最受歡迎作家,著名作品包括《當Miss愛上阿Sir》、《叛逆歲月》、《四個10A的少年》、《反斗紅娘: Miss絮語》。


君比因病情惡化昨日病逝。資料圖片。


君比因病情惡化昨日病逝。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2020年2月24日)

2020年2月23日晚上,君比最終不敵癌症病魔,不過大家依然可以從她作品中感受到她對年輕人的暖意。



君比老師於2020年2月23日晚上與世長辭。曾榮獲香港《中學生好書龍虎榜》的最受歡迎作家🥺記得細個嘅時候,成日去圖書館借叛逆歲月嚟睇,係好多九十後嘅童年回憶,甚至係好多小學生同初中生嘅啟蒙讀物!📖📚

《Timable》臉書專頁2020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