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5日 星期日

許定銘:浴火重生的鳳凰:《學友副刊2》





















去年詩人夕陽透過柏雄傳來一九五O年代兩頁油印刊物的書影:《導路》和《學友副刊2》。我雖未見原書,卻立即發表了〈從夕陽贈我的兩頁書影談起〉,以示對這兩種刊物的重視。當時我即認定《學友副刊》,應該是雲碧琳所編《學友》的「基本學友」為配合《學友》而出版的油印本。詢之夕陽,到底是一個甲子前的舊事,當事人也印象糢糊了!

幾個月前回港,夕陽即珍而重之的將兩種油印件送到我手上,捧讀兩册具六十五年歷史的油印殘本,感慨萬千,因為我也是油印刊物的過來人,特別了解此中的辛酸!

油印刊物是件頗為艱辛的工作:要用蠟紙鋪在有坑紋的特定鋼板上,再用針筆一筆一畫的刻寫,力小了蠟紙畫不好,印出來即糢糊不清;力大了蠟紙會穿,印出來一團污,更糟,這絕對不是少年人能耐着性子做的事。當然,凡事都有例外,吾友吳萱人及一九六O年代初「同學文集社」出版油印刊物的執筆者,他們不單字寫得工整,還有精美的設計,製成品不單是本漂亮的刊物,簡直是件足以傳世的手工藝術品。

既然油印那麼艱辛,何以早年的文藝青年還多採此途?

那完全是經濟問題,因為油印所花,僅約到印刷廠鉛印的十分之一即可,故那年代的油印刊物十分流行。我早期組織的芷蘭文藝社,也是先用油印,後來才轉用鉛印來出版《芷蘭》的。油印的《芷蘭》記不起出了多少期,每期有多少頁,都是大家輪流抄寫的。但,一九六四年六月前的那期,全部文友都要温書準備中學會考,無人肯抄寫,全落到低他們一年級的我手上,十幾二十頁抄到手軟,印出來自然一塌糊塗。自此,不再沾手油印,大家節衣縮食出鉛印。

其實油印不單要寫蠟紙,還得要落手落腳去印刷及裝釘。沒有經驗的少年們,常會出錯印底面,裝釘互調的糊塗,夕陽贈我的《學友副刊2》就是這樣的一本刊物:底面幾乎頁頁倒印了,又有多印了的頁數,釘錯了的前後……,唉,讀得痛苦!想到這是本有六十五年歷史的珍本,想到這是本不應忽略的好書,想到這是一九五O年代文藝青年的心血……,我只好耐心地把它逐頁掃描、整理,然後貼到《香港文化資料庫》,讓它好好保存,讓大家讀得輕鬆愉快!

這期出版於一九五五年五月的第二期《學友副刊2》,封面右邊有主編陳冠雄(陳灌洪、夕陽)、方織霞和曾國華等三人。夕陽是活躍於一九五O及六O年代的詩人,他出過《夕陽之歌》(香港麗虹出版社,一九五九)和六人詩集《擷星》(香港麗虹出版社,一九六O)。此外,青年文叢:《原野的呼喚》和《白花之歌》,《新詩俱樂部》、《月華詩刊》……都與夕陽有關 ,是一九五O年代青年文壇上的重要人物;方織霞的作品曾被選入謝克平編的《香港學生創作集》(香港亞洲出版社,一九五六),她的〈慧妹妹的撲滿〉寫小女孩既想儲錢,又忍受不了雪條的誘惑的小故事。從生活中取材,小女孩的心理活動亦掌握得不錯;曾國華不認識,想來也該是當年的活躍份子。

排在封面中間的要目,是編者認為可作本期代表的作品,有區惠本的〈男女平權論〉、梓人的〈花一般的記憶〉、白玉琪的〈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譚小清的〈馮先生〉、芷子的〈歸程〉、瓞生的〈春聲〉、金鵬的〈給夜〉和曾逸雲〈草原的露珠〉,有論文、散文、新詩和小說。此中比較引人注的是區惠本、曾逸雲和梓人,都是後來響噹噹的名字。曾逸雲一九六O年代常為文藝報刊創作新詩和散文,區惠本是書癡,藏書甚多,長期為香港的報刊撰稿,寫文史雜論,曾任《明報晚報》及《波文》月刊編輯,從一九五O年代寫稿至二千年後,是香港文壇的長青樹。

我尤其注意寫〈花一般的記憶〉的梓人,他原名錢梓祥,是活躍於本港一九五O及六O年代的小說家,當年的文藝期刊《六十年代》、《文藝季》、《文壇》、《海瀾》、《文藝沙龍》、《好望角》……都經常讀到他的小說,傳世的短篇小說集有《四個夏天》(香港太陽出版社,一九六五)和同期出版的《離情》,近聞初文出版社的黎漢傑將出版梓人的短篇小說選集,不知編者有沒有見到這篇〈花一般的記憶〉?〈花一般的記憶〉是以抒情手法寫的極短篇,約二千字,寫他從記憶中閃念的花中情意,對伊人的無盡思念……,以一九五O年代的水平來說,相當出色。
凡二十頁的《學友副刊2》,除了要目中談到的幾篇,還有子芳的〈海〉、慧君的〈夏日隨筆〉、夕陽的〈狗〉、張俊英的〈校章的自述〉、珊珊的〈黃昏碎語〉……等十來篇,以散文居多。

封底除了〈編者的話〉,還有篇非常有趣的〈1955年4月10日學生旅行收支報告〉,錄如下:

1.收入部份:學生46人參加,得46.00
2.支出部份:麵包三十磅…………13.50
                   牛油二罐……………5.60
                   占士一罐……………0.90
                   牛奶一罐……………1.20
                   豬肉豆二罐…………1.80
                   沙甸魚五罐…………6.00
                   柑……………………10.00
                   獎品…………………4.00
                   菲林…………………6.00
3.比對結存:49.00 欠3.00

看來這是《學友》「基本學友」的旅行開支表,透過它可以知道:原來當時一個中學生參加旅行,消費只要「一元」。透過它還可以知道當時的物價,中學生們的消費何其節儉!

這是我首次發現文學油印刊物的副作用!

──2020年1月

2019年11月29日 星期五

許定銘:他寫了些甚麼──《有臉為證》

上下册的《有臉為證》放在枱頭很有氣勢

十月末梢從地球的叧一邊乘了十多小時飛機回到洛城,最興奮的事莫過於收到黃廣基從西雅圖寄來他的新著《有臉為證》。大十六開本,上下册精裝的《有臉為證》,不單單是套漂亮的好書,簡直是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

設計漂亮的內頁(1)


設計漂亮的內頁 (2)

設計漂亮的內頁 (3)

設計漂亮的內頁 (4)

設計漂亮的內頁 (5)

設計漂亮的內頁 (6)

黃廣基的兩本詩集

凝視與思考中的黃廣基

黄廣基手迹

黄廣基〈遲昇的月亮〉

廣基是個真正的讀書人,明白老人捧讀沉甸甸重書的苦楚,故此,不足兩百頁的《有臉為證》,毅然分成上下册精裝,用重磅粉紙四色精印,使人既能便於捧讀,又能欣賞書的精緻製作。

他擅長攝影,曾贈我不少配詩的硬照,詩照合璧,獨步天下,令我愛不釋手。而《有臉為證》的數十篇文章中,篇篇均有插圖,或書影,或與書文有關的人事,都編排得適宜、好看,很能吸引讀者,增加閱讀的樂趣!尤其借用了畢加索人臉的傑作做封面,那雙瞪得老大的慧眼,似乎命令你得好好把書讀畢,領略主人翁如何證明寫作是他生命中不能缺少的基因!

對香港讀者來說,「黃廣基」可能是個較陌生的名字,《有臉為證》的作者介紹很簡單,僅錄如下:

黃廣基,一九五二年出生於越南。華裔美國人。曾經出版或印有《細雨淋在青石板上》《苦水甜水》《三釘記及其他》《秋天的故事》《那些年還在寫的長短句》等書。

短短幾十字,完全不能使我們了解黃廣基成長的歷程。其實,他雖是越南堤岸人,但他的寫作生命卻與香港有密切的關係。小時候伴他成長的是父親主持,一家人賴以維生的租書社。租書社內多的是從香港來的電影雜誌和文藝小說,黃廣基浸淫在這樣的環境裡,自然愛上了閱讀,並慢慢養成了寫作習慣。升上中學後便嘗試向各大報刊投稿,最初的對象是當地的華文報章,因為寫得好,手愈伸愈長,便投稿到香港的《詩風》、《當代文藝》,和司馬中原主編,在香港出版的《文藝世界》去。一九七年代初,是他寫作最勤的日子,不單以筆名千瀑寫詩,以黃廣基發表散文和小說,還在香港的《環球文藝》出版了不少四毫子小說之類的文藝小說。可惜不久後南淪陷,黃廣基輾轉從菲律賓流亡到美國西雅圖,生活雖然起了很大的變化,然而,熱愛文藝的他卻從未放棄寫作,常在越華作家出版的報刊發表作品。

《有臉為證》的首篇〈關於《有臉為證》〉說,他自二O一七年起在「臉書」上開始貼文,兩年多來貼了數十篇:

……它們當中有散文、有評論、有雜文,有隨筆,甚至有我叫不出的其他名堂。有長,有短,有嬉笑怒罵,有隨意為之,但更多還是用了心的。(頁1)

我則覺得「臉書」是自由平台,愛寫甚麼就寫甚麼,不必顧忌,也無需理會有無讀者,正因如此,文章才發揮得更流暢自然、更真切、更可愛!

《有臉為證》的幾十篇文章中,有評論當地社會的,有文壇歷史的,有書話的,有閱讀心得……,我則對一些有關香港文壇的特別有興趣,像〈一本被遺忘的文藝刊物〉,它提到的是司馬中原在香港主編的《文藝世界》。

《文藝世界》創刊於一九七O年十一月,大約出至七三至七四年間停刊。黃廣基提出了疑問:其時司馬中原在台灣極負盛名,何以會為香港編一份不起眼的文藝刊物呢?

此問也勾起了我的回憶,我當年也很迷司馬中原,讀過卻沒有追讀《文藝世界》,因為我覺得它是借司馬中原的名來作招徠的,司馬根本没理會過它,這樣的刊物不讀也罷。不過,它到底是存在過三幾年的文藝刊物,如今想起來,會不會是偏見累事,它很可能是水平不低的刊物呢?

在《香港文化資料庫》中找到黃廣基四毫子小說的書影(1)

在《香港文化資料庫》中找到黃廣基四毫子小說的書影 (2)

在《香港文化資料庫》中找到黃廣基四毫子小說的書影 (3)

在《香港文化資料庫》中找到黃廣基四毫子小說的書影 (4)

在《香港文化資料庫》中找到黃廣基四毫子小說的書影 (5)

一九七O年代,徐速主編的《當代文藝》是南洋各地非常暢銷的香港刊物,它的作者群中有不少像黃廣基那樣的初生之犢,而徐速也相當關注他們,經常與他們書信往來,不單為他們廣闢編幅,還為他們出版單行本,投下不少心血。

黄廣基在《有臉為證》中多次提到徐速與越南華文作家的關係,〈徐速二三事〉、〈戰火硝煙中迷失的《苦與樂》〉、〈李錦怡的小說集《繫》〉等。

在〈徐速二三事〉中,他本來是想介紹徐速的社論選集《徐速小論》的,可是一下筆即不能自已,寫了不少徐速有情有義的好事:徐速一知道有越南船民逃亡抵港,無論難民營多遠,他都第一時間趕到那兒,向着群眾高聲叫喊那些曾投稿《當代文藝》的作者底名字,希望找到他們,伸出援手;寫他和李錦怡逃到菲律賓時,徐速透過多番輾轉,給他們送來代支的稿費和書……這種種賺人熱淚的情義令人心酸、感動,如果不是讀了廣基的這些回憶,我真想不到徐速待人情義如此深厚!

上下兩册的《苦與樂》(香港高原出版社,一九七四)是《當代文藝》一九七二年第三次徵文比賽的選集,黄廣基在〈戰火硝煙中迷失的《苦與樂》〉中說,集中四十八篇入選的文章中,有九篇作品是來自越南的,他臚列了這九位作者和作品的名字,卻沒有評介,此中即有李錦怡的〈斷夢〉和黃廣基的〈遲升的月亮〉。事有凑巧,我剛好有這套書,便翻出來讀讀。黃廣基的〈遲升的月亮〉是篇六七千字的短篇,全文以傾訴的筆法寫成,是對他底女神婉婉的心底話,情意綿綿的喁喁細語是十九歲的黃廣基底情話,是我唯一讀到的這位年輕詩人的心聲。

李錦怡的小說集《繫》(香港高原出版社,一九七七)共收〈十六歲的夏天〉、〈吞雨水的人〉、〈藩切情〉、〈小傢伙的愛〉和〈繫〉等六篇小說,徐速在序文〈一個文藝新星的昇起與隱沒〉中說李錦怡的作品:

有一種魅力,教人非讀下去不可,而讀後也產生一種跟她共鳴的「迷惘」和「淒怨」的氣氛。這種氣氛是別的地區所没有的,當然我可以說這是越華文學的特色,而她表現得更為濃郁罷了。(頁2)

李錦怡是一九七O年代越華文壇的新星,《繫》中的作品約寫於一九七二年前後,但書卻是一九七七年才出版的,經過戰亂的她當時知道了?有機會讀到?

這個疑問在黃廣基的〈李錦怡的小說集《繫》〉中解答了,原來當《繫》在一九七七年三月出版後,七月已送到黃廣基及李錦怡所在的難民營中,他在第一時間已借讀了。可惜的是他文內沒提到李錦怡的下落,她後來到哪去了?還有沒有繼續寫作?

讀了黃廣基幾篇與《當代文藝》有關的文章,才知道《當代文藝》當年與越華文壇關係的密切,每期能銷二千多册,而且是飛機運貨的,可見《當代文藝》對南洋文壇影響深遠,值得一記。

難得我都藏有高原幾十年前出版的小書

《有臉為證》當然還有很多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文,只是我僅僅讀了這幾篇,已急不及待的告訴你,趕快去找本來讀讀。只是上下兩册的《有臉為證》,既無版權頁、國際書號,又無出版社名稱、定價等,僅在書名頁後註明是二O一九年七月出版於美國華盛頓州。我以此詢之於廣基,曰:僅印少量,不在於出售,只贈好友存閱。則《有臉為證》之珍貴,更上層樓矣!

──2019年11月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許定銘:《從書影看香港文學》前言


香港新文學發展至今已有近百年歷史,如果要正正經經的寫部嚴肅的《香港新文學史》,工程相當浩大,決非一人可獨力完成;即使勉強成事,想必也冷硬無趣,難受學者以外人士歡迎。筆者忽發奇想另闢蹊徑,以書話形式寫部別開生面的類《香港新文學史》,定名《從書影看香港文學》。

集文三百篇的《從書影看香港文學》上下卷,書名已明確指出重點在「書影」和「香港文學」,內容則以個人收藏的各年代舊版新文學書為主。「書影」是個總稱,包括了書影、版權頁和前代書主的留言等。「書影」本身已是件裝幀藝術品,不同的設計家自有其獨特的藝術風格可供欣賞;版權頁是書的出世紙,不同的版本往往可以有不同的內容,也可能有作者不同的前言後語,可供研究者探究;前代書主的留言是書話中最具趣味的部分,你不妨讀讀侶倫與鷗外鷗之間的〈看一段題辭〉;寫彭成慧與方寬烈師生關係的〈靜遠的《做人藝術》〉等,即可領略舊書的風味。

當然,最重要的部分還是「香港文學」。

筆者一九五O年代起讀文學書,一九六O年代一頭栽進文學的書堆裡:買書、賣書、開書店、寫書、出版……,與所有和書有關的都結了不解緣,六十年不變,對一九五O、六O年代的香港文學有深入的認識,執筆時自然以這二十年為重點。一九五O年以前的文學書,多為大時代淘汰,或因世亂而甚難搜尋得手;一九七O年以後至今的日子很長,出版的文學書似恆河沙數,亦難以選擇,只好作為本書的副選,讓有心人日後去補充了。

《從書影看香港文學》上下卷書分四輯:

第一輯:一九五O年以前
第二輯:一九五O年代
第三輯:一九六O年代
第四輯:一九七O年以後

基本上每輯均以書出版的前後順序編排,不過,亦有少部分抽前的,如一九三五年出版侶倫的《紅茶》,因扉頁有贈送給鷗外鷗的字樣,為了使讀者閱讀方便,便把與鷗外鷗有關的幾篇移前,使大家可一口氣讀完,增加樂趣。

小思常說她是文學殿堂的「造磚者」,我的《從書影看香港文學》大概不可能稱之為「磚」,雖然細如礫石,希望也能作出小小貢獻!

──2019年8月

從書影看香港文學(上卷)目錄
第一輯──1950年以前
1.受匡的《仙宮》
2.孤本文學副刊
3.侶倫的《紅茶》
4.看一段題辭
5.獨行的前衛詩人
6.《鷗外鷗之詩》
7.《詩》
8.靜聽《海沙》的傾訴
9.《太平洋上的風雲》
10.《五年前之空箱女屍案》
11.「豹翁」蘇守潔
12.再寫「豹翁」
13.《大公報》文藝獎
14.《範菴雜文》
15.香港作家蕭紅
16.想起端木蕻良
17.傑克的《朋友之妻》
18.劉火子的《榮譽》
19.劉火子史料
20.僅印五十本的《慰勞信集》
21.平可的《山長水遠》
22.雜家任畢明
23.俊東的舊藏
24.丁丁的《作家》
25.寫《第三條路》的何心
26.雨中看《山城雨景》
27.曹聚仁的《大江南綫》
28.《第五號情報員》
29.仇章的創作
30.《文藝叢刊》
31.馬寧的《椰風膠雨》
32.《文藝生活》月刊
33.《文藝生活》選集
34.司馬文森的《雨季》
35.《尚仲衣教授》
36.《南洋伯還鄉》
37.卜少夫的無梯樓
38.《巨型》中的〈迷樓〉
39.桐葉書屋
40.《新詩歌》月刊
41.《新詩歌叢書》
42.童晴嵐和他的《狼》
43.黃雨的《殘夜集》
44.沙鷗的兩本小書
45.林林的《阿萊耶山》
46.《叢書》──變格的期刊
47.讀阿濃少作
48.《松花江上的風雲》
49.周而復《翻身的年月》
50.馬蔭隱的《旗號》
51.林風的《文藝之家》
52.谷柳的《蝦球傳》
53.《怒潮》即《鹽場》
54.《死了的動脈》
55.《人間文叢》中的黃茅
56.黃茅的《讀畫隨筆》
57.達德學院的期刊
58.《拂牆花影》的孟君
59.方言小說《和尚舍》
60.南宮搏的《紅牆》
61.《追悼》最後的野草
62.命途多舛的詩刊
63.劣版《星下談》
64.兩位詩人蘆荻
65.《桂林底撤退》
66.含淚讀《殺人王》
67.廣州版《殺人王》

第二輯──1950至1959年
68.《天底下》週刊
69.《鯉魚門的霧》
70.另一種《金陵春夢》
71.韓萌《第一次飛》
72.米軍的《熱帶詩抄》
73.黑嬰的《紅白旗下》
74.子平的《僑婦淚》
75.火子為紺弩寫序
76.侶倫的《伉儷》
77.《人渣》
78.宋喬的《秦淮述舊》
79.《侍衛官雜記》
80.施濟美的《莫愁巷》
81.《莫愁巷》變了《後窗》
82.馮明之的小說
83.忘不了《青年文友》
84.伴舞小姐的小品
85.《人人文學》
86.《燕語》呢喃的力匡
87.力匡與徐速
88.力匡的《海瀾》
89.小說家徐速
90.香港最暢銷的小說
91.徐速唯一的詩集
92.去南洋淘港版舊書
93.兩位「路易士」
94.柳存仁的《人物譚》
95.《文海》半月刊
96.「力克」是誰
97.女飛賊黃鶯故事
98.貓頭鷹鄧雷奇案
99.海辛的處女作《青春》
100.海辛走向遠方
101.靜遠的《做人藝術》
102.張弩的《琴戀》
103.《熱風》第一卷
104.大公書局的文藝書
105.《半下流社會》
106.香港真有重生島
107.「亞洲出版社」的書
108.傑克的小說
109.亞洲版學生文集
110.編輯孫慕稼
111.青年導師孫國棟
112.創墾社的文藝書
113.徵文選集《讀書與做人》
114.慕容羽軍《論詩》
115.慕容羽軍的《海濱姑娘》
116.港版《中學生》
117.容易混淆的作家
118.《勾臉的人》易金
119.《香港小姐日記》
120.夏易的流行小說
121.梁羽生的《文藝雜談》
122.綻放的《詩朵》
123.劉芃如和他的書
124.寫小說的導演易文
125.張君默與《知識》
126.《文藝新潮》
127.南宮「搏」
128.再談南宮搏
129.新雷詩壇
130.向宸是誰
131.海濱文學叢書
132.《三劍樓隨筆》
133.李素《遠了,伊甸》
134.香港作家黃崖
135.魂歸海天的詩人
136.一生與水結緣的桑簡流
137.被遺忘的《伊犂河西》
138.三毫子小說
139.司空明和《曲江霧》
140.杜寧和花燭夜
141.作家的生活和剪影
142.珍貴的簽名本
143.《靜靜的流水》
144.野馬的前世今生
145.野馬停蹄了
146.最具特色的合集
147.精緻小巧的重印書
148.重讀《五月花號》
149.流星社詩友
150.嚴以敬的畫冊

從書影看香港文學(下卷)目錄
第三輯──1960年代
1.旅遊家的小說
2.《寄天國裡的母親》
3.李海眉的《女皇》
4.李陽的微波
5.擷星的詩人們
6.盧柏棠
7.陳其滔的憂鬱
8.綻放的《向日葵》
9.《荒原喬木》
10.西西的畫
11.西西第一本書
12.具「飄口」的《勁草集》
13.姚拓和《五里凹之花》
14.方紀谷即思果
15.剪報
16.漂亮的港產「重印本」
17.香港版舊書難求
18.侯榕生的《酒後》
19.他燃燒了荊棘
20.皇甫光的小說
21.《五十人集》
22.娛樂他人的小說
23.初版本《酒徒》
24.中國當代文藝叢書
25.香港短篇之王
26.盜版還是重印
27.很「現代」的《文藝》
28.香港舊書貴得有理
29.古楚國來的戰士
30.楚戈在香港
31.雜家高旅
32.青年作家幻影
33.《小說文藝》
34.太陽出版社
35.兩本青年合集
36.很不風景的秦松
37.這也是《窮巷》
38.《南燕》月刊
39.他們的《綠夢》
40.《好望角》半月刊
41.「油印」文集
42.歐陽天
43.盜版書也成珍本
44.散文家秋貞理
45.東方文學叢刊
46.香江《怒濤》
47.羊城的《佇望》
48.長壽的《蕉風》
49.誰還有這本書
50.「油印」書
51.梓人的《四個夏天》
52.梓人和他的書
53.《南苑文叢》
54.「高原」的雜誌
55.張柳涯即張君默
56.藝術的《海光文藝》
57.《海光文藝》的作者群
58.曇花一現說竹子
59.「羅亭」是誰
60.楊天成的小說
61.文史期刊《大華》
62.《文藝伴侶》
63.《風格》詩頁
64.伍聯德和《良友》
65.他們的子夜
66.從三毫到四毫
67.沙煲兄弟們的書
68.杜紅的四毫子小說
69.水禾田的少作
70.柯振中早年的小說
71.探討港人心靈
72.柯振中還墨
73.從週刊到月刊
74.《中流月刊》
75.閉關重出的馬覺
76.香港中國筆會
77.巨型的小說選
78.李維陵
79.貝娜苔‧楊際光
80.《坐井集》
81.「上海」的《現代文叢》
82.梁羽生的雜文

第四輯──1970年及以後
83.悲情「無風樓」
84.舊京情未了
85.《藍色獸》羈魂
86.《詩風》創刊號
87.製作認真的「重印本」
88.《文社綫》
89.「波臣」的上菜
90.香港的《文學報》
91.《艱苦的行程》
92.《行程》的紀念版
93.舒巷城花開千樹
94.從「粉絲」到專家
95.萬葉的《南斗叢書》
96.夏果的書
97.編輯夏果
98.《四季》
99.讀評論集憶司馬
100.劉以鬯的繙譯
101.劉以鬯編的叢書
102.劉以鬯的《看樹看林》
103.慈父之痛
104.李輝英的《三言兩語》
105.慕容的喬木
106.《四人集》擲地有聲
107.徐訏的《七藝》
108.何達的詩集
109.出書附玉照
110.杜漸也愛推理
111.書癡的驚險小說
112.我出版的暢銷書
113.兩岸三地同醉書
114.千金難求的《雙城》
115.《香港文學》雙月刊
116.《素葉文學》
117.紀念號《素葉》
118.素葉叢書
119.通俗以外的三蘇
120.陳炳藻的小說
121.林真愛書如命
122.《文學家》雙月刊
123.愛書家贈的筆記簿
124.黃思騁的足跡
125.移居海外的香港作家
126.《苦瓜散人自傳》
127.香港《讀書人》
128.復刊的《讀書人》
129.《博益月刊》
130.香港「雙葉」
131.夫唱婦隨《上下卷》
132.復刻本兩種
133.懷念蔡浩泉
134.江思蓓是男作家
135.言情而不色情
136.《鍍金鳥》飛走了
137.樹生七葉花滿枝
138.老報人講故事
139.羅隼的《腳印》
140.「鑪峰雅集」
141.黃蒙田的回憶
142.盧因和他的書
143.想讀自己的悼文
144.戴天的紀事
145.《一筆橫跨五十年》
146.豪華版《作家巴金》
147.香港的文化身世
148.手感的古意
149.回憶的方式
150.聞吳昊逝

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許定銘:慕娜桑.桑白

1.慕娜桑.桑白作品(1)

2.慕娜桑.桑白作品 (2)

3.慕娜桑.桑白作品 (3)

4.慕娜桑.桑白作品 (4)

5.慕娜桑.桑白作品 (5)

6.慕娜桑.桑白作品 (6)

在香港報界活躍五十多年,一直是社長及總編輯級別的老報人馮兆榮,是一九五O年代的文藝青年。在一九五八至六O年間他曾和木石及蔡浩泉合組「流星詩社」,以筆名桑白和慕娜桑發表了很多詩創作。桑白嘆口氣說:「那時候蔡頭在台灣讀藝術,我寫好詩就寄給他,他插了畫就寄回來發表,流星社的詩畫合作,我們登過很多,幾十年了,只剩下這張。」(見圖)

桑白那時候的作品,都未見結集。某次與他見面,他贈我一叠剪報、照片之類的資料,提供不少寫作材料,像〈老照片對照記〉中珍貴的圖片就是他所藏的瑰寶,至於未用到的,希望盡量整理供諸同好。

桑白的詩創作未結集,但他卻出了些「四毫子」小說。在他和蔡浩泉主理的明明出版社的《星期小說文庫》書目中,曾見有桑白的《拜拜LOVE》和慕娜桑的《偷春天的賊》;書目中的書有時不會出版,我未見真身,不敢肯定。反而吳萱人手中有一本書目中未見桑白的《子夜》(一九六七),封面已磨損得千瘡百孔不能見人,可幸首頁有詩(桑白詩)有畫(蔡浩泉畫),還有桑白馮兆榮的簽名及日期,實在難得。

7.星期文庫書目

8.桑白《子夜》的書影

9.桑白《子夜》版權

10.首頁有詩(桑白詩)有畫(蔡浩泉畫),還有桑白馮兆榮的簽名及日期

《子夜》以「馬和可可」及「秦和娣娣」兩對男女的愛情故事,帶出了「馬」(馮)和「秦」(泉)的友情。「秦」是從台灣回來的新進畫家,想開畫展展示實力,「馬」是他的詩人好友,不單全力支持他,見他的畫無人問津,便請女友幫助,暗中買了以光和影展示作者心靈的抽象畫《子夜》,為一張畫也賣不出的畫家帶來了希望,帶來了曙光,帶來了子夜後的黎明……

蔡浩泉從台灣回港後不久也開過畫展,我也去參觀過,雖然我很喜歡,但當年畫作是否受大眾歡迎則不知道。無論如何,中篇小說《子夜》,見証了蔡浩泉和馮兆榮深厚的手足情!

11.兩老友:蔡浩泉(左)和桑白於一九六O年代初

12.誰是誰?請揚聲!左二是桑白。

13.照片後手書應該是桑白寫的

14.龔森泉(江詩蓓)及馮兆榮(桑白)近年合照

──2019年11月